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生产之镜——中国数字艺术

主讲人:王端廷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研究生院美术系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学术主持:车建全讲座地点:志成道校区A楼8层移动媒体艺术系box3主办单位:天津美院实验艺术学院、天津美院科硏与硏究生处承办单位:综合艺术系、移动媒体艺术系、影像艺术系、摄影艺术系、动画艺术系

时间:2018.11.15   4:00PM

2018年11月15日下午,由天津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车建全教授主持,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研究生院美术系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王端廷主讲生产之镜——中国数字艺术。

座主要内容:

一 什么是数字艺术?

数字艺术(Digital Art)是一门崭新的艺术,因其历史极为短  暂以致从现有的纸本出版物里找不到它的确切概念。维基百科给出的定义是:“数字艺术是纯粹由计算机生成(例如分形和算法艺术),或采用其他素材,诸如扫描图片之类,或使用矢量绘图软件以及鼠标或绘图板绘制的图像。虽然从技术上这一术语可以指称使用其他媒介或程序,以及仅仅通过扫描完成,通常是通过计算程序(例如计算机程序,微控制器或任何能够判读输入创造输出的电子设备)储存的已经被做了极大修改的艺术;数字化的文本数据和原始音频和视频录制品通常不算作数字艺术,但可以是大型电脑艺术和信息艺术方案的构成部分。有些作品,虽然采取的是类似非数字绘画方式创作,但使用了计算机平台并用数字方式输出所产生的如同绘制在画布上的图像,也被看作是数字绘画。

●从上述定义和具体形态看,数字艺术具有下列特征:

• 数字艺术是通过计算机硬件和软件而非手工创作完成的虚拟艺术作品。

• 数字艺术不仅仅是视觉性的艺术,通过声音的加入,它还能够作用于人的听觉。

• 数字艺术可以具有互动功能,受众甚至可以参与作品的创作和修改。

• 除了有静止的二维平面和三维立体作品,数字艺术还有活动的二维、三维作品(即二维三维动画)。

• 数字艺术通过计算机复制,在品质上不存在原作和复制品的差别。

• 除了独立存在,数字艺术往往与装置艺术结合,形成集声光电为一体的综合艺术。

• 数字艺术可以通过互联网传播,也可以在实体空间展示。

• 数字艺术可以是一人创作,也可以是多人合作完成。由于涉及到的技术越来越复杂,团队创作的现象日渐普遍。

• 数字艺术的技术对软件的依赖度非常高,并随着程序设计的快速升级而不断更新。

• 随着数字文献储存媒材从磁盘到光盘再到闪盘的不断更新,数字艺术存贮的媒介也在不断变化,并存在着媒材保存不易、存贮转换不畅和设备不兼容等导致的数据丢失的危险。也就是说,相对于传统艺术,数字艺术能否永久保存仍是一个有待解决的问题。

• 数字艺术的欣赏需要受众的亲身体验,对于数字影像装置艺术则需要受众的真正在场。

• 数字艺术的展示需要借助相关设备,它是一种只能短期展览,不做长期陈列的艺术。

• 数字艺术包含着时间、空间和声音元素,因此对介绍和宣传提出了新的要求,传统的报刊印刷品不能呈现作品的全貌,图片只是作品的切片或相当于电影的剧照,其传达的作品信息极为有限。

• 数字艺术不像传统实体艺术品可供私人和博物馆收藏,它对既有的艺术品收藏制度带来了挑战。

综合上述特征,数字艺术的定义可以简化为:数字艺术是纯粹由计算机生成、既可通过互联网传播又可在实体空间展示、能够无限复制并具有互动功能的虚拟影像和实体艺术。

二 中国数字艺术概述

作为最新艺术门类,数字艺术不仅是近年来威尼斯双年展、卡塞尔文献展和圣保罗双年展等大型国际展事最主要的展示内容,也是网络时代各国艺术家争夺话语权比拼影响力的重要领域。在西方,不仅各著名现当代艺术博物馆早已将数字艺术纳入收藏范围,而且还有一些城市举办定期数字艺术节。

近年来我国大量数字艺术家亮相国际艺坛,其杰出的创作成果受到国际学术界的关注。数字艺术在我国已经呈现出迅猛发展的良好势头,各大艺术院校纷纷成立相关教学机构,政府也将数字艺术作为重要文化产业予以大力支持。但是,由于数字艺术的展示和宣传尚不充分,普通民众对这一新型艺术的认知度还不够高,又由于评判这一新兴艺术的知识和理论准备相对滞后,数字艺术的学术研究在我国几乎处于空白状态,对中国当代数字艺术的整体面貌及其在国际当代艺术中的真实地位,我们还缺乏准确的把握和客观的判断。另外,我国的数字艺术是一个尚未被完全商品化的品种,其学术研究和推广尤其需要有关机构和学术界的支持。

2014年1月5日至2月24日,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和今日美术馆联合主办、吴为山策划、王端廷执行策划的“国家当代艺术研究中心学术研究展:中国当代数字艺术展”在今日美术馆举行。卜桦、崔岫闻、冯梦波、金江波、刘茜懿、缪晓春、邱黯雄、吴俊勇和张小涛等9位国内最具影响力的数字艺术家参展。这是我国官方学术研究机构第一次举办的关于数字艺术的大型专题展览,受到了艺术界和媒体的高度重视,产生了积极的学术影响。

•卜桦出生于一个艺术之家,与她的哥哥卜镝一起从小享有绘画神童的美誉,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毕业后她曾留学荷兰。2002创作的Flash动画《猫》在国内外获得巨大反响,随后一系列优秀动画作品连续推出为她赢得了“动画女王”称号。卜桦的动画大多展现的是她自己真实与幻想相交织的童年生活,反复出现在她作品中的那个扎着羊角辫、带着红领巾、穿着白衣蓝裙的小姑娘,与其说是她少年时的自画像,不如说是她心中永不放弃的纯洁、快乐和自由理想的化身。

卜桦的参展作品《LV森林》(2010年  彩色二维动画  5’30”)通过幽默诙谐的形象讲述并讽刺了拜金时代爱情世界“男财女貌”的交换关系。纯洁的情感追求不复存在,男女相爱依靠的是容貌的诱惑和财富的炫耀,人类变成了完全受肉欲和物欲支配的动物。彩色动画人物与黑水背景之间形成了极大的反差,更强化了人类欲海无边、欲壑难填的象征寓意。

卜桦   LV森林

•崔岫闻是我国当代著名的女艺术家,是第一个在英国泰特美术馆举办展览的中国艺术家。从最初的社会生活纪录片到后来的戏剧性表演录像,再到最近的抽象数字艺术,她完成了从“唯性别化”到“去性别化”的转换历程,这样的转换标志着中国女性艺术实现了从后现代主义向当代艺术的历史演进。

《IU-我和你》(2013年)是由4件抽象影像装置组成的系列作品,晃动的圆球、移动的线条和膨胀的圆点是这些黑白影像作品的主体形象,它们以极慢的速度运动着以致观众如果不驻足凝神就难以觉察。这些具有极简主义特征的抽象作品,通过对时间和运动因素的运用,超越了纯形式的视觉功效,让观众产生精神上的反应。它们具有让人安静下来的力量,迫使我们感受自己呼吸和心跳的节奏,进而体悟生命的存在。这是对几何抽象艺术表现力的拓展,也是对中国数字艺术创作主题的扩充。

《IU-我和你》

•参加过1993年第45届威尼斯双年展的冯梦波被公认为我国最早采用电脑技术进行创作的艺术家,他将电脑游戏转换为艺术创作,将自己和亲朋好友变成游戏中的角色,通过互动功能将观众带入到他制造的戏谑而虚幻的数字影像世界,让人产生假做真来真亦假的荒诞感。冯梦波对作品的制作细节和展出效果有着近乎苛刻的追求,而这恰恰就是数字艺术家的必备素养,因为在电脑的世界里任何丝毫的偏差就会导致错误的结果。

原本打算退出数字艺术领域的冯梦波为这次展览专门创作了新作《矢量军鼓》(2013年  影像装置  6’),对于这位创作过大量技术复杂寓意深刻的数字艺术元老来说,利用一个古旧的Vectrex游戏机(1982—1984年)和一支原装光笔完成的这件作品则带有返璞归真的意味,这件将比特图像和音乐融为一体的动画带给人们的是纯朴而天真的童趣。

《矢量军鼓》

•像许多数字艺术家一样,金江波是从数字摄影转向数字影像创作的,2007—2008年他在东南沿海城市拍摄一系列反映经济大撤退景象的摄影作品引起了艺术界的极大关注,他也因此被媒体称为“最早用艺术方式表述国际金融危机到来的艺术家”。他的数字影像作品致力于制造观众与作品的互动关系,并将观众的参与行为变成作品的组成部分。互动是国际当代艺术创作最重视的环节,对于中国数字艺术而言,金江波的探索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金江波的互动影像作品《意识的殿堂》(2012年  互动影像  4’)探究的是人与自我意识之间的关系,当观众的脸部被摄像机捕捉后,屏幕上将出现他的镜像,并且其注意力的集中与否将导致屏幕上图像的扩张或缩小、音乐的出现或消失。这与其说是一个轻松的游戏,不如说是一次入定的体验,它让观众从躁动不安的生活中找回片刻的宁静。

《意识的殿堂》

•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现为日本早稻田大学在读博士生的刘茜懿是本展览最年轻的参展艺术家。她的动画作品表现了80后年轻一代的视觉、情感和精神与现实世界之间的碰撞和冲突,并在迷茫与痛苦的宣泄中保持着对未来的希望。

刘茜懿的参展作品《天籁籁》(2012年  黑白三维动画  10’45”)是一段年轻姑娘的心灵自白,作品通过绘画语言和电影技巧、微观和宏观的物像、具象和抽象的画面以及激越铿锵的音乐,讲述了主人公心理世界与现实生活的矛盾和冲突,描绘的是人类命运循环往复的轨迹

《天籁籁》

•作为2013年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参展艺术家,缪晓春先后毕业于南京大学德语专业、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专业和德国卡塞尔美术学院,是中国当代数字艺术的代表人物之一。自2005年第一件有色印刷(C-Print)作品《最后的审判》开始,他就确立了个人独特的数字艺术风格,这就是通过纷繁的西方艺术史图像元素、单数或复数自画像、气势恢宏的景象和千变万化的画面,表达灵与肉的纠缠和生与死的冲突。

缪晓春说:“我想利用数码技术探寻新的艺术表达方式,尝试人脑与电脑共同思考,人手与鼠标协同合作。我发现利用三维软件形成的虚拟图像具有了某种全新的特质,它既可以制作与客观世界有千丝万缕联系的人物或景象,又可以对这些由0与1组成的虚拟物体做海阔天空般的任意编辑,甚至完全依靠想象形成一个从未在真实世界里存在过的人物和物体。依托于计算机硬件强大的计算能力和软件的似乎是无限的变幻的可能性,几乎形成了与真实客观世界平行的虚拟世界,用仅存在于三维电脑软件中的虚拟摄像机和虚拟照相机拍摄运动影像或静态影像,并对这些影像做不断的处理,渐渐的一定会形成一种新的艺术语言。”

缪晓春的参展作品《无中生有》(2011—2012年  三维动画装置   14’)通过对一个物体前后左右及上方图像的同时呈现,实现了一百多年前立体主义画家在一个平面再现物体多个侧面的未竟理想,让我们真正看到了一个物体的全方位的“立体”形象。

除此之外,缪晓春还展出了3件“算法绘画”,即一种通过手工技术将三维软件形成的矢量文件转移到画布上的数字绘画作品。

《无中生有》

邱黯雄的《山河梦影》(2009年  三屏二维动画  12’)讲述了20世纪从传统农业文明向西方工业化文明转型的中国历史,从中我们不仅可以看到物质世界的变迁,也能够体会到中国人精神世界和个体命运的变化。

《山河梦影》

•中国美术学院版画和新媒体专业硕士毕业、现任教于该校综合艺术系的吴俊勇是一位艺术多面手,其创作囊括了纸上绘画、布面油画、雕塑及数字动画等多个门类。他一直致力于通过艺术阐释“身体和政治混杂体”这一概念,几乎所有的图像都衍生和游离于生理学和社会学的交接地带。他往往借用古代寓言、神话和奇闻轶事讲述当下现实的故事,以诙谐幽默、讽刺调侃的心态描绘出介乎人兽之间的社会肖像。他将Flash动画变成了“图像的魔方”,荒诞的形象、奇幻的场景和魔术般变换的画面使他的动画作品让人感到既美好愉悦又怪异恐怖。

吴俊勇的双屏动画装置《光的肖像》(2013年)呈现的是与光有关的记忆和幻想。带有欧洲古典油画风格的人物形象和画面场景营造出一种神秘的超现实气氛。成90度角投射出的两个狭长的矩形图案像是两道光的碰撞,影像的碎片就是纷乱的火花,作为“光”的肖像,它既是看得见的物理之光、又是看不见的心理之影。

《光的肖像》

•作为2013年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参展艺术家,张小涛是我国当代艺术界最优秀的数字艺术家之一,他的作品始终关注并试图破解异常迅猛的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给中国社会和民众的精神世界带来的深重危机,表达在看似繁华的物质生活背后我们的心灵深处所经历的煎熬和挣扎、希望和毁灭相交织的复杂体验。他用繁复的微观物体和绚烂的宏观景象编制的虚拟世界,给我们带来的不是超越现实的快感,而是对现实人生的沉重忧虑。

张小涛的《量量历险记》(2012—2013年  二维三维动画  11’57”) 是这位艺术家和他的幼年儿子量量合作完成的作品,它用儿童的眼光创造了一个现实生活和幻想世界、古代绘画图像和今日城市画面相重叠的奇异景观,为我们展现了一个源于混乱现实的喜忧参半的白日梦境。

《量量历险记》

2002年我在意大利罗马大学文学与哲学学院艺术史系做访问学者时,该系两位教授同时开设了“数字艺术”(Arte Digitale)这门课。除了教授讲解理论知识之外,还邀请艺术家进课堂现身说法,介绍创作经验。该系最早在何时开始开设“数字艺术”课程我没有问过,但对我而言,这门课讲授的是全新的知识。西方艺术史论教学与艺术发展现状同步的现象令当时的我大为惊讶,而那时我国艺术界还只有“影像艺术”(Video Art)和“新媒介艺术”(New Media Art)这样的概念。

从20世纪90年代我国开始有艺术家尝试用电脑精心艺术创作,但是谁创作了中国第一件数字艺术,至今似乎尚无定论

数字艺术无疑是最新的艺术样式,它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未来艺术的发展趋势,而且是尚未受到商业污染的艺术门类,在艺术商品化的洪流中,数字艺术始终保持着探索和试验的纯正品质。另外,上个世纪80年代我国一些报刊就开始零星介绍过电脑绘画,我记得我当时在《中国美术报》当编辑的时候编发过这类文章,但是深入而系统的研究至今仍付阙如。

数字艺术包括多个分支,诸如数字绘画、数字摄影、数字影像和数字雕塑(3D打印)等等采用计算机技术完成的创作都可称为数字艺术。但这次展览主要挑选的是二维三维电脑动画和互动影像作品,因为,在我国,数字绘画与传统架上绘画相比差异不大,数字摄影尚未获得纯粹而独立的艺术地位,数字雕塑尚处在初级阶段,只有二维三维动画和互动影像艺术已经进入高度成熟阶段,我国多位艺术家因其突出的成就受到国际艺术界瞩目。

虚拟是数字艺术本质属性,也是这次参展作品的共同特征,但是我国数字艺术家一开始就形成了个性化的艺术风格。无论是创作手法还是艺术主题,这些参展艺术家都有彼此不同的追求。从题材上,有人关注历史,有人描绘现实,有人探究哲理,有人揭示梦境。从手法上,有人擅长三维图像塑造,有人偏爱水墨动画制作,有人致力抽象形式探索,有人注重互动效果生成。人类精神世界、日常社会生活和外在物质世界都展现在数字艺术的虚拟天地中。中国当代数字艺术已经呈现出风格多样化的格局,而这次参展艺术家则分别是三维动画、二维动画、手绘和水墨动画、抽象动画和互动媒体方面的代表人物。从年龄分布上看,分别是60后、70后和80后艺术家,年龄跨度近三十岁,算得上是我国数字艺术界的三代同堂会。从性别分布情况看来,9位艺术家中有三位女性,女艺术家占了三分之一的比例,这也反映了我国当下数字艺术家乃至整个艺术界的男女性别比。

从整体看来,我国数字艺术长于具象超现实主义风格创作,在大型数控声光装置方面比较薄弱,且在互动技术的探索上存在较大空间,未来的数字艺术将朝向虚拟实体艺术方向拓展。此外,包括气象、交通、通讯等各类由计算机收集处理的云端数据也是国际当代艺术家进行数字艺术创作的素材。毫无疑问,随着数字技术在生产生活领域的应用日益广泛,随着数字科技的不断进步,数字艺术的范围将不断扩大,其前景将无限广阔。

讲座现场:

新媒体中心

栏目负责人:杨文  杨鸣

栏目指导教师: 陈宁

编辑:常倩

校对:于志洋

赞(46)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